2

1

新闻资讯

点击查看新闻分类
您的位置:
首页
/
/
/
美国怪才在中国高尔夫界发现机遇

美国怪才在中国高尔夫界发现机遇

美国怪才在中国高尔夫界发现机遇

布莱恩•科里(Brian Curley)在中国设计过几十家高尔夫球场,但是没有一家像他现在正在设计的这家那么奇特。

 

Ryan Farrow
布莱恩•柯利(Brian Curley)

在中国南部的海南岛,科里正在设计一个标准的18洞球场,其特色是里面有长城的复制品,还有缩小版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会场鸟巢,一个球洞位于一只巨型面碗里,一个开球处紧挨在瀑布后面。球场的主人在互联网上为他们的奇幻球场征求建议,然后请科里把这些建议变成现实。

来自美国的科里是中国高尔夫行业的先驱,也是这个迅速发展的运动市场中最多产的设计师之一。他说,“它就像你小时候玩的微型高尔夫球场,只不过它的尺寸很宏大。正统的人可能不会喜欢海南这个球场,但是我认为这正是高尔夫球运动所需要的。高尔夫运动已经太长时间裹足不前了。”
 

 


 

Ryan Farrow
昆明一家由施密特-柯利设计公司设计的高尔夫球场。

有证据表明早在14世纪在中国就已经出现了类似高尔夫球的运动,明代的《秋宴图》(The Autumn Banquet)上就绘有球手挥动球杆击球的场景。但是现代高尔夫球运动在中国还处在起步阶段。不久以前,高尔夫还被认为对中国社会而言太过资产阶级化。随着中国的经济开放,中产阶级的消遣方式陆续涌现,高尔夫开始日益普及。但是到了2004年,因为担心没有约束的发展对土地和水资源造成影响,新球场的建造在中国多数地方都被叫停。

然而,新的高尔夫球场在中国仍然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有些地方为发展旅游业而建造的高尔夫球场是获得了许可的,其他一些地方的开发商则给新球场冠上“运动设施”或“私人会所”的名义以避开禁令。如今,中国估计有300至500家高尔夫球场,其进一步成长仍然有着足够的空间──相比之下,美国有超过15,000家球场。几乎每个有影响的球场设计师都在密切关注着中国的发展潜力。

科里说,“我很久以前就看到中国的潜力,当别人还在质疑我们为什么在那里工作的时候就决定付出百分之一百一十的努力。中国是高尔夫领域的中心。”

急速成长的中国高尔夫行业引来了一些卫道士的批评,他们认为高尔夫球的传统被中国华而不实的球场、过于精英化的打球人群和糟糕的礼仪破坏了,比如说,赌球的现象普遍存在,有很多人在球道和果岭上打手机。亚太地区高尔夫球市场专家达米恩•麦克道维尔(Damien McDowell)说,“高尔夫球在中国的发展方式与在它的传统发源地大不相同,其起步定位是富人的游戏,球场会员资格也是某种身份的象征,草根阶层的参与、礼仪和对这种运动的广泛兴趣都还没有到位。你仍能看到人们在球场上打手机,在别人打球时走来走去,以及其他很多可能不会被较成熟的高尔夫球市场容忍的事情。”

还有人担心多数新球场与酒店或房产开发相关联,根本就是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投机行为。

现年51岁的科里身高六英尺多,经常穿着脏兮兮的工作靴、戴着牛仔帽,性格开朗的他忙于设计球场,无暇顾及人们对中国所走的高尔夫球运动之路的批评。他在加州长大,他家附近就是著名的圆石滩(Pebble Beach)球场, 他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球场设计工作。他与美国顶级的球场设计师皮特•戴伊(Pete Dye)一道工作,参与了美国和亚洲众多优秀球场的建造工作,包括亚洲地区的顶级高尔夫俱乐部之一、泰国的暹罗乡村俱乐部(Siam Country Club)。1997年,柯利和同事李•施密特(Lee Schmidt)在亚利桑那州的斯考特斯戴尔(Scottsdale)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施密特-柯利设计公司(Schmidt-Curley Designs),并且迅速把重点放在了中国市场。

他们的公司受聘监造方圆20平方公里的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会,这是公司业务的重大突破。那里离香港只有一界之隔,拥有12个由权威名家设计的球场,包括杰克•尼克劳斯(Jack Nicklaus)、厄尼•艾尔斯(Ernie Els)和尼克•法尔多(Nick Faldo)。最近几年,观澜湖高尔夫球场举办了诸多重大的国际高尔夫球赛事,例如2007年至2009年的高尔夫世界杯赛(World Cup of Golf)。这个综合球场把施密特-柯利公司推上了中国高尔夫球场设计界领头羊的位置。

赫德赞/弗赖伊高尔夫球场环境设计公司(Hurdzan/Fry Environmental Golf Course Design)的香港合伙人戴纳•弗赖伊(Dana Fry)说,“观澜湖球场打破了所有旧有的模式,坦白讲,当他们开始开发市场时我们觉得他们有点傻,但是他们看到了潜力,现在他们是标准的制定者。”

迄今为止,科里已经参与了中国35个高尔夫球场的建造,他说,目前他85%的工作都在中国。一般他每个月都有三个星期待在中国,通常要么是在公司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的办事处,要么就是在海南,海南是国家战略规划的国际旅游岛。其余的时间,柯利与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生活在斯考特斯戴尔。这段日子里他很少有时间打高尔夫,他的高尔夫球差点指数从原来的2滑落到了9或者10。

在中国所取得的成就让柯利赢得了许多同行的羡慕。加州JMP高尔夫设计集团(JMP Golf Design Group)的马克•霍林格(Mark Hollinger)说,“柯利提高了中国高尔夫业的整体水平,他在中国的工作多年来都相当不错,而且始终如一,这在中国是最难的事情。“

在中国设计和打造高尔夫球场比在西方要难,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供应商、承包商和球场老板打交道。弗莱伊说,“得到一份合约是很难的,把高尔夫球场建好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设计师想按照标准和自己的设想建好一座球场要面对大量的问题,布莱恩和李确保了高尔夫球场的设计与建造都是高质量的。”

当观澜湖球场的老板计划在海南开发第二批球场时,他们又聘请了史密特-科里公司。在岛上奇异的火山地质景观区里,修剪整齐的果岭和白色的沙坑与耀眼的黑石相互映衬。柯利说,这个新场地的锦标赛球场有宽阔的草坪容纳观众和电视台工作人员,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出色的球场之一。

《香港高尔夫球手》(HK Golfer)杂志的编辑阿力克斯•詹金斯(Alex Jenkins)说,“在海南岛的新观澜湖度假区,柯利在条件恶劣的火山景观地带雕琢出10个绝佳的球场,这些球场各具特色,令人耳目一新。”这个球场于2010年开放,去年秋天,包括休•格兰特(Hugh Grant)在内的众多影星参加了在这里举办的名人赛,是项活动进账128万美元,创下了中国高尔夫球场之最。目前这里还在继续修建更多的球场,其中就包括那个有长城复制品的球场。

而科里则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担心高尔球运动是否合传统主义者的口味,也无暇顾及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他忙于设计球道、果岭和沙坑。他说,“这个行业中只有三种设计师──一种是阿诺德•帕尔默(Arnold Palmer)这样的曾经做过专业球员的人,一种是一家人都是高尔夫球手或球场设计师的名家,还有一种就是像我这样的怪人。我们没有名,我们只是建球场的人。”

Ron Gluckman

下一个:
下一个:

版权所有 | 北京瑞德远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7630号-1 网站建设 | 中企动力  保定